渝万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渝万主页渝万文化

戏说金庸小说的不通情理之处

时间:2017-06-09 10:49来源:未知 作者:陈继才 点击:
金庸的武侠小说规模宏大、结构严谨、想象丰富、人物性格鲜明,达到了武侠小说的高峰。而且作为武侠小说的巅峰之作,它也逐渐超出了通俗小说的范围,成为一种文学现象。我个人认为作为武侠小说或者通俗文学而言,他的作品是无出其后的。以前王朔曾批评金庸,
  金庸的武侠小说规模宏大、结构严谨、想象丰富、人物性格鲜明,达到了武侠小说的高峰。而且作为武侠小说的巅峰之作,它也逐渐超出了通俗小说的范围,成为一种文学现象。我个人认为作为武侠小说或者通俗文学而言,他的作品是无出其后的。以前王朔曾批评金庸,说他的书尽是无聊的打斗情节,是四大俗。他的这一番批评,正如蚍蜉撼树,反把自己降低了等次。原因是因为他没有认真读过金庸的书,存了先入之见去读《天龙八部》第一本时因为看不进去就不看了,就开始批评,这是犯了文学批评的大忌,可以说是无知者无畏,自讨没趣。我第一次看《天龙八部》第一部时也没看进去,后来问一个摆书摊的老头乔峰是哪部书中的人物,得知是《天龙八部》,再次看时跳过了前几回才看进去。但这并不表明《天龙八部》不是金庸最好的小说。如果单从不容易看进去而言,巴尔扎克的小说是较难入手的,但巴尔扎克小说是最伟大的小说之一。一个人没有认真读过别人的作品,怎么能随便评价呢?而我想对金庸的小说说道说道,虽不敢说对其作品十分熟悉,也在一二十岁时就读完了金庸的十多部书,主要的故事和人物情节还是比较了解的。金庸的武侠小说虽是巅峰之作,在数以千万计的武侠小说中无出其右,但是世上没有完美的人,也没有完美的事物,就像再好的书法家也可能有一两个字或者一两笔写得不好一样,金庸的小说也存在一些不通情理的地方,试举几个例子,以供一笑。

  一、黄蓉和郭靖是否能成为绝配?

  郭靖和黄蓉在金庸小说中是一对绝配,“模范夫妻”,是射雕三部曲的重量级人物。黄蓉是极为聪明的女孩子,她的聪明和精灵古怪是第一流的,在金庸小说里可以说是无出其右,是金庸小说女主角中的教主级人物。她的母亲冯衡也极聪慧,过目不忘,在很短的时间里硬背下了一部《九阴真经》,结果累死。黄蓉继承了她父母的聪明才智,在《射雕》一书中没有第二,只能说是极品。而郭靖却是特别傻的人,这在《射雕》中也是极力表现的,他不是一般的傻,简直傻到无可救药。他的几个师父最初教他武功时都失望透顶,如果不是跟丘处机打了赌要比试徒弟的人品武功,那是决计不会收他为徒的,因为他的资质太差了。即便几个师父因为牵涉十八年的赌约,又视江湖名声为生命,都还是因为对郭靖之笨、之傻的极度失望而多次想打退堂鼓。这就是我要说的问题了,一个聪明绝顶的女子能和一个老实透顶的男子成为绝配吗?他们有共同语言吗?我认为是有问题的。虽然我承认金庸写爱情也写到了极致,他的小说里常有这样的观点:两个不聪明的人可以成为一对,一个聪明和一个不聪明的人可以成为一对,而两个特别聪明的人很难成为一对。所以《侠客行》中的第一流人物石清不能和梅芳姑成为一对,尽管梅芳姑是那样地爱石清,为了他都没有出嫁,孤独一生,还养大了石清和情敌闵柔的儿子石破天,但在该书结尾时石清说明了他为什么不能和梅芳姑成为一对,因为她不光样样都超过了闵柔,而且超过了自己。从这里可以看出两个极聪明的人不一定能成为一对。但若说因此就认为两个智力如天壤之别的人能成为很好的一对,那还是欠缺依据。至少我们在现实中是很难找到这种例子的。不是没有,晋惠帝和他的皇后贾南风就是这样的例子。晋惠帝极傻,达到骨灰级,贾南风极聪明,但他们的结合纯粹是政治婚姻,根本就不是很好的一对。西晋的动乱和他们不般配的婚姻有较大的关系。所以我认为黄蓉和郭靖是否能成为绝配是值得怀疑的。

  二、赴侠客岛的人几十年不回中原不合情理

  在《侠客行》一书里,中原有很多武林门派,其中很多门派都有绝顶高手,但他们都怕做掌门人,因为怕十年后要被请去喝腊八粥,多少年来,凡是被请去喝腊八粥的人从来没有回来过。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是死了。这是很正常的想法。现代民法把公民因下落不明而宣告死亡的年限设定为四年,虽然这条法律来自外国,但法律也是遵从习惯的,一般一个人如果下落不明满四年就可以推定其已死亡。而《侠客行》中赴侠客岛的人其实都没有死,他们都在侠客岛上研习武功。侠客岛的龙岛主并不阻止他们回来,是他们自己不愿意回来,因为看到了绝妙武功就丢不下。这不合情理。人是各种各样的,有学武成痴的人,这些人看到绝世武功就丢不下,这是有可能的,比如《天龙八部》中的鸠摩智可能做得到。但大多数人都有七情六欲,有的好色,有的好名,有的好权力。即便去的高手都没有这些爱好,但他们都有父母妻儿,要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待在一个岛上研习武功而不回家,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不合情理。

  三、万圭父子向凌知府行贿之大方不合情理

  《连城诀》里的万震山、万圭父子都是爱财如命的人。小说写他们为了构陷狄云,把碾玉观音拿出来送给凌知府行贿,毫不在乎的样子不合情理。碾玉观音是宋徽宗传下来的宝贝,到清朝时已有五六百年了,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万圭父子怎么肯轻易拿出来呢?作者在这里是为了表现万圭父子志在陷害狄云,夺取“连城诀”隐藏的重宝,以表现这一地下财宝之大难以形容,所以写出万圭父子为了贪图这个无可估量的财宝,献出已有的碾玉观音而不在乎的样子。殊不知对于爱财如命的人来说,对于已到手的财宝要拿出去,即便是为了换取更大的财宝,也是十分不舍的,哪怕经过了再三的权衡,也还有一番纠结的过程。巴尔扎克笔下的守财奴葛朗台,果戈里笔下的泼留希金,吴敬梓笔下的严贡生兄弟之所以成为守财奴典型,就是因为对于这一类的人来说,到手的财物,哪怕是一个铜子,都不肯轻易拿出去。要拿出值钱的财物,是十分纠结而痛苦的。所以说万圭父子向凌知府行贿之大方不合情理。

  四、五霸岗群雄敬畏圣姑刺瞎眼睛不合情理

  五霸岗群雄包括黄河老祖、计无施、蓝凤凰等等一大帮武林高手和帮会头目。他们都敬畏圣姑任盈盈,一来是因为她人品好,对他们有恩,令狐冲的所作所为也确实没有说的。当令狐冲得知自己无意中喝了老头子的女儿老不死的续命药酒之后,又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就把老不死姑娘绑了起来,割开自己的手腕,把流出来的血强喂老不死喝下去,老头子及一干豪侠出于敬重他的义气,愿为令狐冲赴汤蹈火是可以理解的。其他人是因为服用了魔教的毒药,每年拿不到解药就要毒发身亡,任盈盈每每向东方不败求情,讨了解药给他们,所以他们感恩,也可以理解。但是他们之中的一些人无意中发现令狐冲和任盈盈在一起,又因任盈盈极为害羞,不愿让人看到或说起她喜欢令狐冲,这些人就自己刺瞎了眼睛,表示什么也没有看到,这是不合情理的。一个人要自残,而且是刺瞎双眼,这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才能办到,一般人是宁愿冒死亡的危险也不愿这样做的,所以我认为这个情节也很不合情理。

  五、黛绮丝绑架周芷若去夺屠龙刀不合情理

  黛绮丝就是金花婆婆。她和灭绝师太交过一次手,灭绝师太用倚天剑削断了她的兵刃,金花婆婆输了,很不服气。所以她要“借”谢逊的屠龙刀来和灭绝师太比试。这是她自己说的。后来我们知道,她不是要“借”屠龙刀,而是要夺屠龙刀,因为他作为波斯明教的圣女嫁了人,要受火刑,所以她要夺取屠龙刀戴罪立功,屠龙刀能够“号令天下”嘛。但是他为什么要挟持峨眉派掌门周芷若去夺屠龙刀呢?从一般正常人来理解,她夺屠龙刀,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带的人也是越少越好,但她却绑架了周芷若同去。周芷若当时虽然武功很低,但却是峨眉派的掌门人,峨眉派是中原六大门派之一,她绑架其掌门人,虽然可以说是为了报复,教训峨眉派出气,但没有理由要带周芷若回灵蛇岛去夺屠龙刀。所以在《倚天屠龙记》“四女同舟何所望” 一回中,表面上看来赵敏、周芷若、小昭、殷离都到了灵蛇岛,四女同舟是天衣无缝的,但是分析周芷若被绑架到这里来的原因却不合情理。她不可能是金花婆婆的帮手。金花婆婆也不知道倚天剑和屠龙刀的秘密,因为灭绝师太在万安寺给周芷若说起这个天大的秘密时没有任何人在场,金花婆婆自然也不知道。想从周芷若那里得知倚天剑的下落的理由也不能成立。静玄师太已经跟她说了,峨眉派被囚在万安寺,倚天剑已经失落,而且赵敏和张无忌去救周芷若时使出了倚天剑,张无忌没有出手,只是在旁掠阵,金花婆婆跟赵敏假扮的峨眉派弟子交手没占到便宜,呸了一声,吐了一口唾沫,挟持周芷若走了。这也不合情理。她和谢逊有三十年的兄妹交情,尚且为了屠龙刀而恩断义绝,见到了打败自己的倚天剑在一个年轻女子手里,为何不用尽一切手段夺取呢?

  六、李沅芷对余鱼同的爱情不合情理

  金笛秀才余鱼同是李沅芷的同门师兄,他英俊潇洒,才华横溢,武功高强,俘获了总督李可秀独生女儿李沅芷的芳心,这个不难理解,因为李沅芷也在学武,而且深得武当派剑法精髓,他们之间有共同语言,真能做到志同道合,情投意合,是难得的天生一对。这样的人能成为伴侣确实令人羡慕,比如二十世纪的文学家钱钟书和杨绛夫妇、傅雷和朱梅馥夫妇都是。但是《书剑恩仇录》为了突出这种爱情的难得和稀缺,加深了档次,把它提炼到过高的高度。余鱼同因为暗恋骆冰而自责,在营救文泰来时奋不顾身冲进大火中,烧毁了容貌。此时李沅芷对他没有任何改变,还是爱得死心塌地,这不合情理。有一部日本电影叫《春琴抄》,讲的是一个仆人佐助爱上了美丽的盲眼小姐春琴,他们之间息息相通。但是一个富家子横刀夺爱不成,用开水毁掉了春琴的容貌。佐助在春琴治好伤以前刺瞎了自己的双眼,他们永远的生活在了一起的故事。另一个例子是汉武帝和李夫人的故事,李夫人的美貌不用说了,“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就是她的典故。但她得病将死的时候,说什么也不让汉武帝见她最后一面。汉武帝最终也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她保留了自己最美的形象在武帝心中。这是符合实际情况的。李沅芷对余鱼同的爱情不合情理。而且,已做了九门提督的李可秀只有这个独生女儿,却让她跟毁了容的余鱼同去亡命江湖,不合情理。所谓拔得过高,反而假了。赵敏的父亲是元朝兵马大元帅,让女儿跟张无忌去亡命江湖,也是一个道理,不合情理。

  总之,这一类的不合情理之处还有不少,难以一一列举。只是因为金庸小说的故事实在太过奇妙,如同连环劫一般,一拿到手就欲罢不能,根本停不下来,也就往往忽略了其中不合情理的地方。


  相关链接:http://chenjicailawyer.blogchina.com/2694590.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