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万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渝万主页法治理论

跳蚤眼中的世界

时间:2016-03-11 12:15来源: 作者: 点击:
发表日期: 2007-9-1 文章作者: 陈继才 有这么一个故事: 一只跳蚤,一只在玻璃杯中的跳蚤,它可以好不费力地跳了出来。但科学家做了一个实验,把一只跳蚤放进玻璃杯中,然后盖上玻璃盖。这只跳蚤还会象以前一样继续跳,但都被玻璃盖挡了回来,跌到杯底。它
 
 
发表日期:2007-9-1 文章作者:陈继才

  有这么一个故事:

  一只跳蚤,一只在玻璃杯中的跳蚤,它可以好不费力地跳了出来。但科学家做了一个实验,把一只跳蚤放进玻璃杯中,然后盖上玻璃盖。这只跳蚤还会象以前一样继续跳,但都被玻璃盖挡了回来,跌到杯底。它跳了很多次,每次都如此。它越用力跳,将会被碰得越痛。在试了无数次后,这只跳蚤吸取了教训,不再那么用力地跳了,它后来跳起的高度,最高的时候也只是接近杯盖,再也不会被碰了。这时候,科学家悄悄拿掉了杯盖,但这只跳蚤在不施加外力的 作用下,再也不会用力跳了,它将永远也跳不出这只杯子。

  这是一个略带悲剧意味(对于跳蚤来说)的故事,但却不失其真实性。

  1

  我们把自己设想为一只跳蚤,把要跳出杯外当成我们的目标,在杯子外面,有很多美景,有很多机会,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有很多开心的事情,有鲜花美女,有荣华富贵……总之跳出杯子是我们的追求,是我们的梦想,我们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要跳出这只杯子。当然,这只杯子很大,才容得下许多人。我们设想它有一个广场那么大,一个人就是这个杯子中的一只跳蚤,因此要跳出去也并非一件易事。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要方法得当,又有足够的时间,不在原地打转,少走回头路,是完全可以跳出去的。我们把那些跳起来直上直下,不能前进的人,看成是墨守成规、不思进取、不知变通、不识时务、不用技巧、不动脑筋、不聪明、不能干、没有文化以及没有本事的人,把那些一跳一个脚印、一跳三尺远的人,看成是又有本事又有文化、又聪明又能干、又肯动脑筋又目标明确的人。所以,两者的差别很明显,前一类人很难跳出这只杯子,甚至终生也跳不出去,达不到自己的目标。后一类人则用不了多久,就跳出了杯子,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当然,还有更多的是中间一类,他们的能力和各方面的条件都处于中间地位,故其获得的效果也处于中间地位:他们有的已经跳出了杯子,但花了较长时间;有的正在跳出杯子之中,再花一些时间就可以了;还有的则只是有希望跳出杯子。这种不断跳跃的过程,我们把它看成是日常的生活,就象我们的说话、做事、吃饭、睡觉一样,我们每天都在进行着,重复着,没有一天中断过。

  2

  我们把杯子外面的世界看成是一片乐土,因为它是我们要达到的目标所在,是我们现今要要追求的最高境界。如果我们所在的杯子是一只木杯、铁杯或者瓦杯,那么外面则有铜杯、银杯、金杯或者玉杯。当然铜杯的数量要比银杯要多得多,金杯和玉杯则只是极少数。当我们从原来的杯子中跳出来的时候,首先很可能就进了铜杯,就象从乡镇进了县城一样。如果我们还有追求,还不满足于现状,还要继续跳,而且也还有能力继续跳,那也是完全可以的。我们说过,我们的生活就是一个不断跳跃的过程。这时候再成功的跳出去,就进了银杯,而不大可能或较少有可能直接进了金杯或玉杯,就象我们不大可能或较少有可能从县城的某个机关直接进了首都的某个机关一样。
  我们每成功地跳跃一次,都要经历一定的过程,而且越是到了后面难度就越大。因为不论是财富,还是权力,它的分布都是金字塔式的,越到上面,成功的可能性越小。错一步就又跌到了原地甚至更低。如果有人要把铜杯里的生活比喻为小资,把银杯里的生活比喻为中产阶级的话,我们认为也没有什么不妥。在这里,我要特别说明的一点就是,当我们还没有跳出杯子的时候,我们千方百计地要跳出杯子,把跳出去当成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事物,望眼欲穿的希望,把它当成了我们唯一的追求,就象我们在过一条决定我们命运的河流时,认为淌过它就是我们今生的唯一,但当我们真的过了这条河时,我们会发现,世上的河有万千条。等着我们要去过的河还多着呢。这就是说,我们所做的一切并没有完结,相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才只是一个开始。这样的结果多少让人有点丧气,但它是符合实际情况的。没有完全满意的时候。没有彻底舒服的时候。如果有,也只是一霎那间的事,只是昙花一现,惊鸿一瞥,相比我们漫长的人生旅程来说,实在是太短暂了一点。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人是多么的不容易满足。

  3

  我们把四十年前(1966年)的中国社会看成是一个杯子,一个钢铁铸就的巨大无比的杯子。它的高度已经超过了跳蚤所能达到的高度,所以一般的跳蚤要从杯底起跳,是跳不出杯子的。只有站在其他跳蚤身上起跳,才有可能跳出杯子。而在一般情况下这样做是不允许的,至少在道德意义上是如此。但当时的情况是,有人在杯子外面放了一把火,把杯子烧得火热,跳蚤们在杯子里面坐立不安,不得不跳来窜去。因为跳蚤太多,能够跳出杯子的又极少极少,所以杯子里乱成了一团。跳蚤们你挤压我、我碰撞你就成了不可避免以至于习以为常的事情,到后来相互之间都撞红了眼睛;甚至连父母家人都不相认的时候,也出现过。被压在杯底不能动弹的跳蚤可就惨了,有的当时就被压死了或烤焦了,有的又经过了几次折腾,才死。当然也有命长而体壮的跳蚤,压而不死,烤而不焦,它们的生命力特别强;或者是它们得益于老子哲学中弱而胜强、柔而克刚的道理,能屈能伸,逆来顺受,竟而终于逃过了这一劫难,顽强的活了下来。巴金先生就是这一类的例子吧。另外有一些处在杯底或杯壁的跳蚤的生命力不是那么顽强,或者说它们没有充分运用老子哲学的宝贵原理来武装自己,使自己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因此它们甚至没有怎么跳,就被烤死了,作家傅雷和老舍算是这一类的例子吧。

  生命力毕竟是顽强的,跳蚤也是如此。尽管这把火烧了十年之久,而且生活在杯子里的跳蚤们又缺乏食物和营养,但死去的跳蚤毕竟只是少数,绝大多数跳蚤都顽强的活了下来,而且比以前活得更好。因为后来来了一阵风,把火吹熄了,又砍掉了过高的杯壁,跳蚤们即使是在杯底而不是站在其他跳蚤身上也可以跳出来了。有人把这阵风称之为改革开放的春风,我们认为是适当的。砍掉杯壁的斧子,可以认为是改革开放的大刀阔斧。也只是在砍掉过高的杯壁时使用的是大刀阔斧,因为它太高太厚,束缚跳蚤们太久了。在人的方面,在意识形态和思想观念方面,我们不妨把它看成是一阵和风细雨来得更恰当些。这阵和风细雨来得如此及时和恰到好处,以至于绝大多数跳蚤们都表示欢欣鼓舞并从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好处。这时候处在杯子的边沿就不是坏事了,相反,它们所在的地方成了特区,得到了各种优惠待遇,先富起来了,它们很容易跳出杯子,实现自己的愿望。而原来处于杯子中心的安全地带,现在变成了内地,因为路途遥远和交通不便,发展相对滞后,需要前者的支援和帮扶,才能跳出杯子。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体现了辩证法的无处不在。

  4

  我们把两千多年前的秦王朝看成是一只杯子,一只巨大的新的杯子。因为它刚由秦始皇统一六国而建立。这只新杯子的核心京城咸阳因有“崤函之固,雍州之塞”和秦始皇强有力的统治而显得好像是“金城汤池”一样的坚固。然而我们的铸杯匠秦始皇大帝不大懂得辩证法,??当然当时还没有辩证法,我们这样要求他未免是苛求古人??但以战国时代学术的繁荣,“物极必反”的道理还是有的。秦始皇过于自信,或许因为他的成功也确实太大了一些,有前无古人之势,所以他认为他所用的法术(以法家的理论为核心)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便丢弃了先秦诸子的一切优秀成果(焚书),以至于他不懂得物极必反的道理,不懂得在实行强有力的统治的同时还要爱惜民力物力,还要善待百姓。他灭了六国,就毁掉了六国的大城市,销毁了武器(“隳名城,销锋镝”),极大的浪费物力财力。这些还不够,他又修筑万里长城,修建阿房宫,这些举世闻名的大工程对当时的国力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如果说这些还不足以使天下为仇的话,那么他所使用的手段??严刑峻法的暴力统治则在老百姓的心中埋下了阴影(“不敢言而敢怒”)。秦始皇太霸道了,因此他所建造的这个杯子只是在表面上很坚固,表面上金光闪闪,象是金城汤池,实则只是一个涂了金粉的纸杯。或者说它的坚固程度因为秦始皇政策的不得法和错误而只能同纸杯相比。我们还可以理解为秦始皇把他的全部金属都用在了别的地方,把天下的金子收集起来铸造了十二个金人,其他大量的金属用在了阿房宫地下的水银池等等方面,以至于他造杯子时已无金属可用,只能用纸一类的材料来代替了。总之我们把秦王朝这只杯子看成是一个纸杯是比较合适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纸杯,一只跳蚤要跳出去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纸杯的杯壁足以挡住跳蚤的弹跳。有只聪明的跳蚤张良曾试图跳出杯子(他雇人刺杀秦始皇,想在其死后恢复韩国,不受秦王朝统治),但失败了,被弹回杯内,这只聪明的跳蚤立即逃之夭夭。尽管秦始皇拥有强大的国家机器,但他还没有实行后来明王朝及蒋介石所实行的那种特务统治,所有张良得以安然脱身,采取其他的方法来对付这只杯子。事实证明,仅凭一只或几只跳蚤的力量,要跳出杯子是不现实的,因为秦王朝正准备了“鼎镬刀锯,以待天下之士”(贾谊《过秦论》,前引几处也是),只等着这些跳蚤跳进来。已经有几百个儒生跳进去了(坑儒),别的人不寒而栗,不敢再试。

  但我们说过,要跳出杯子是人们的目标,现在跳是不行了,怎么办呢?难道永远不出去了吗?不是。只要还有跳蚤,它就要冲出去。就象人们终究是要活下去,要吃饭睡觉一样。现在不行,等以后;跳不行,想别的办法。人们的努力不会停止。在秦始皇死后的半年,有两只跳蚤(陈胜吴广)带领大批跳蚤在去渔阳戍边的路上,遇到了麻烦(大雨失期),依照秦朝的苛法他们都要被杀头。结果他们置之死地而后生。虽然他们没有武器,但他们斩木为兵,揭竿而起,用竹头木棒捅破了秦王朝这只巨大的纸杯。杯子破了一角,这群跳蚤用不着跳也就钻出来了。更多的跳蚤效法他们,在各地纷纷捅破杯子,挤了出去。项羽和刘邦是其中较大的两只。在巨鹿一战中,项羽的楚军消灭了秦军的主力,拉塌了大半边杯子。此后一年多,秦王朝这只巨大的杯子归于覆灭。

  5

  当我们费尽了千辛万苦,终于跳出了杯子之后,我们又要去到哪里呢?我们是不是还要进入另一个杯子呢?有人要说,既然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努力,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要跳出杯子,现在好容易跳出来了,又进杯子干什么?不进了,不进了!我们要说,那是不成的。因为问题是:我们能去到哪里呢?既然杯子无处不在,你除了去另外一个杯子之外还能去什么地方呢?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开头讲了一个故事:一个酷爱自由的捷克人,花了多年的时间,费尽了周折,终于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拿到了出国签证,当移民局的官员指着地球仪问他:你要到哪里去?他把地球仪转动了一周,竟然愣住了,问道:还有没有别的地方……

  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第二个地球可以去了。即使有,我们去到那里之后,又能怎么样呢?是不是真有陶渊明所说的那种世外桃源呢?我们认为不大可能。在人类的蒙昧时代,人们相互之间没有太多的交往,秩序和法律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但当人们的交往愈来愈多,生活愈来愈社会化的时候,秩序和法律(规则)就成为必不可少的了。为了维持一定的秩序,就产生了一定的规则,对人们的行为加以约束和限制。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事情必须做,不是由个人说了算。这便形成了我们所说的某种意义上的杯子,或者说是一个网,将人们笼住了。所以说,绝对的自由是没有的,除非是鲁滨逊一个人在孤岛上。当有了第二个人(一个奴隶,名叫星期五)的时候,鲁滨逊便要支配他,以行使自己作为主人的权威。不平等便产生了。有人要说,在世外桃源里,人们之间不存在主仆的关系,大家都是主人,所以没有不平等。我们要说,人们之间不存在主仆之分,但有智力的高下、能力的大小、体格的强弱之分,这个你不会不承认吧,因为人不可能是完全一样的。当强大者与弱小者手里拿的东西完全一样的时候,或者说他们只能获得相同的利益的时候,除非有一个更高的权威来约束他们,否则强大者是会抢夺弱小者手里的东西的。于是,世外桃源里没有争斗、没有约束与被约束、服从与被服从的关系也就不存在了。这个圈子也就成了同我们所有的圈子一样的地方了,所以我们说,“走遍天下一个道理”,毛主席说,“寰球同此凉热”,都是这个意思。即使我们到了另一个星球,也是如此。除非去的是一个人。而一般人是不愿意一个人去某个星球生活的,即便他可以宣称自己是这个星球的主人。也许有人会说,谁说没有人愿意去,我就愿意去。我们要说,在我们的这个地球上还有许多孤岛,你去孤岛好了。因为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星球上,不啻于是在一个孤岛上。反正在孤岛上也没有什么人会来打扰你,你尽可以把其他地方的人当作不存在好了。但人们最终不会选择一个人去孤岛生活,所以还是会选择在某个杯子里生活。这就是我们说某个人一生都在想法跳出杯子,他也确实有几次跳出了杯子,但最终还是在某个杯子里的缘故。

  如果有人对这个说法还不大明白,或者说对这个说法还不大满意的话,我们将在以后的时间里继续加以说明。

  6

  当北美的十三个英属殖民地要宣布独立、脱离英王统治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能把它看成是殖民地人民要跳出英王所建造的这只殖民大杯呢?英王对殖民地人民进行野蛮的剥削和掠夺早就激起了殖民地跳蚤们的不满。当有一批杰出的跳蚤(华盛顿、杰弗逊、富兰克林等)领头的时候,它们果断地跳出了杯子。但接下来就面临了我们上一节所说的问题。既然杯子是个束缚人的东西,那么还要不要它呢?争论了很久。它们最后决定建立一个不那么钢筋铁骨(高度集中)的、结构较为松散而低矮的杯子(联邦)。说它松散,因为每个州都有自己独立的立法、行政、司法权,中央并不高度集中;说它低矮,因为联邦依据天赋人权学说赋予人民较多自由,杯子不显得过高。处在这种杯子里的跳蚤们可以自由地跳进跳出,充分发挥它们活蹦乱跳的本性。这种活蹦乱跳可以看成是创造力的表现,也可以看成是放任自流的表现,就象人们可以自由购买和拥有武器枪支,因而增加了不安全感一样。关于这一点是好是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自有他们的参众两院去争论,我们不越俎代庖。

  我们要说的是,杯子毕竟是杯子,它最终是要束缚人的。美国这只杯子也并不真的很美。它从一开始就表现出杯子的局限性。它竟然保留了奴隶制度,把那些黑人跳蚤们压在杯底不让翻身。这是违背人性的,所以当有人美化奴隶制度时,一只伟大的跳蚤林肯总统驳斥说:“尽管有人说它(奴隶制)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东西,但是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心甘情愿使自己成为奴隶以便从中得到好处……”他终于废除了奴隶制,帮助黑人跳蚤们跳了出来。

  美国杯子的民族桎梏还体现在对当地土著居民的迫害上。美国白人本是从英国杯子里跳出来的跳蚤,他们本该明白杯子里的苦处,但当他们自己建造了杯子之后,他们很快好了伤疤忘了痛,把有色人种踏在杯底供自己弹跳。第七任总统“老胡桃树”安德鲁•杰克逊成为屠杀印第安人最多的人(卡尔•桑德堡《林肯传》),是一只凶恶的跳蚤。

  美国当今的跳蚤们跳得更远,它们跳向了世界各地。固然他们的杯子有许多与众不同之处,但也不能强加于人,要求别人都建造它们那样的杯子。因为各国人民都有建造自己杯子的权利,至于选择何种材料,何种结构样式,应以自己的意愿为宜,不宜强迫和包办。

  7

  在世界舞台上可与美国杯子相媲美的还有法国杯子。后者的历史比美国要长得多,可以上溯到查理曼帝国时代。但我们不说那么远,我们只从波旁王朝的鼻祖亨利四世说起。亨利四世本是比利牛斯山的一个小公国的国王。当时的国王很多,就象我们的扑克牌里一样多(K、Q、J都是,还有大王小王,我们要说的亨利四世的画像就跟扑克牌里的老K差不多),亨利四世继承了法国王位以后,实行宗教宽容政策,统一了法国的政教,结束了欧洲三十年的宗教战争,联合英国伊丽莎白一世女王打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夺取了海上霸权,为以后的海外贸易和殖民统治奠定了基础。所以亨利四世所建造的波旁王朝这只杯子规模是不小的。在他的后代路易十四手上又得到了扩张。但到了路易十六手里,封建贵族专制也同我国的明王朝一样,走到了极端。偏在这只杯子里又出了一批伟大的启蒙思想家,他们在对封建专制进行无情批判的同时,为人类的未来描绘了一幅幅宏伟的蓝图。这些伟大的启蒙思想家(卢梭、伏尔泰、孟德斯鸠等)的著作充当了路易十六断头台底座上的基石(亨利•特罗亚《风流女皇》)。起来捅破杯子的跳蚤是米拉波、布里索、罗伯斯庇尔、丹东等人。从此世界开创了一个新纪元。

  一七八九年的法国大革命引起了欧洲各国君主的仇视,他们组成了反法同盟,要把革命政权扼杀在摇篮里。但他们遇到了更强大的对手,法国出了一只巨大的跳蚤——拿破仑,他让欧洲的某些君主几乎陷入灭顶之灾。

  在跳蚤与杯子的故事中,拿破仑帝国的这只杯子虽只存在了十几年,但相比波旁王朝两百多年的杯子它更显得熠熠生辉。它撞破了欧洲不少老旧的杯子,为其注入新的内容。在它存在的十多年间,它曾让欧洲各国的老旧杯子感到深深的震颤与不安。拿破仑杯子的世界性影响还体现在它的法律制度上。《法国民法典》是这只杯子中最为壮观的景象之一。直到两百多年后的今天,它所确立的许多原则仍然是大陆系各国法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未完待续)


  (作者:陈继开,重庆渝万律师事务所,chenjicailawyer@126.com)


------分隔线----------------------------